快捷搜索:  test  鸽鸽  as  xxx  asA=0  平面设计师  as.,))).)  社区工作

那一年马云被称为“到处推销中国黄页的骗子

  1995年,马云创建了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公司之一“海博网络”,“中国黄页”项目顺利启动。马云即是总经理,也是推销员。白天在写字楼群里乱蹿,敲了这家公司门,又接着下一家的推销。晚上,混迹在各个大排档店铺里,喝到微醺、手舞足蹈跟一帮人神侃瞎聊。“互联网是什么东西?你一定是骗子。”那一年,马云被称为“到处推销中国黄页的骗子”。16年后,为了让支付宝获得牌照,马云把支付宝的股权转移到自己名下的纯内资公司,又被骂为 “违背契约精神的骗子”。

  雷军的小米也曾被误解。成立了8年,小米也几乎被黑了8年。有人说小米是恶意“饥饿营销”, 故意让消费者买不着。有人说“小米卖得好是因为低价。”更有一些朋友苦口婆心劝小米“要不你就卖贵一点?”雷军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,翻出了可口可乐的委屈史,获得了点安慰。

  可口可乐创立初期,生意好得像井喷。没有酒精却有酒精一样的刺激感,整个美国都疯狂追逐这款“会冒气泡”的软饮料。发展势头太猛酿酒商动了歪心思,到处散布可口可乐有毒的谣言。人们居然信了,大批人员加入斗争中。可口可乐花了20年,才摆脱了“恶魔的圣徒团体”这个恶名。

  中国消费品市场也有着和可口可乐一样的遭遇,也没逃过被误解的宿命。比如正在被误会包围的江小白。专注于年轻人,做轻口味产品,可老酒鬼不喜欢,就说这个差。还有人连酒都不喝,就直接开黑说“不好喝”。一个独立品牌,拥有自己独立的生产基地,外界依旧误解他们是代工的,是搞营销的。

  同样,被误解为“只有营销行”的还有喜茶。“刻意营销”、“雇人排队”这些词汇就没脱离过热搜榜,喜茶团队也碰了不少壁。

  那些被骂骗子的日子并没有击倒马云,反而让他一鼓作气,成功将“中国黄页”网站的营业额做到了700万,并带着阿里在中国干得风生水起。再回想支付宝事件,股权结构刚改过来,央行就马上发给支付宝支付证件。这还能说明什么问题?就是当初判断正确,就是当初都是误解。

  在创办小米8年的时间里,雷军跟很多人交流,到后面觉得大家对小米的误解已经多到了懒得解释。他说“假如小米真正成功的那一天,其实不用解释,大家就理解了小米的创新性。”

  罗振宇说过“我们创业者是在真空中的,没有人告诉你什么是对,什么是错。你必须孤独地做一个决定,然后以自己的生命和全副身家去承担结果,即使被误解。”这是创业最酷的地方,也是最残酷的地方。

  汽车出现时,马车是反对的。蒸汽汽车初现时,马车夫都视其为洪水猛兽,用各种恶毒的语言妖魔化着这个新事物:瞧!那个丑陋的怪物!

  “烧不死的鸟是凤凰,烈火焚烧后才能蜕变重生。”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委屈的时候就这样安慰自己,并默念古训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。”

  得气,才成得器。受得了多大的委屈,就做得了多大的事,就能承得住多大赞美。那些杀不死他们的,终将让他们更强大。

  那一年,阿里快做不下去了。心灰意冷的马云,带着“十八罗汉”去攀登长城,鼓舞士气。爬到一半,一群人竟抱头痛哭起来。多年的委屈和苦水,哭得稀里哗啦。哭后,大家振奋了精神,在长城上气势磅礴地宣誓“一定要创建一家中国人为之骄傲的公司。”如今

  雷军做小米的初衷是让每个人都可以享受科技的乐趣。时至今夏上市许多人终于开始明白,这家企业已经是在世界范围内数得着名号的企业。2018年上半年,小米收入796.48亿元,仅仅花了几年时间,小米就成为和华为、OPPO、vivo并列的四大国产厂商之一。

  现在大家都明白了,小米也是认真做产品的企业。同样的正在被委屈撑大的还有江小白,江小白的创始人陶石泉也提倡打造品牌高街化,提升产品“品价比”。在“江小白活不过一年”的质疑声中他带领江小白越挫越勇。在短短几年时间里,用轻口味、彩票计划下载化路线将江小白产品的零售渠道覆盖了全国50%左右的城市市场,拿到了“全国化品牌”的半张门票。。

  拉长时间和空间的坐标轴,从历史的角度、全局的范围来分析,就会发现阿里巴巴、小米、可口可乐、江小白、喜茶都紧跟着时代的步伐,而非固守传统,固步自封。以提倡国民价享受科技乐趣的小米,让白酒老味新生的江小白,改变了国人支付方式让“小偷从良”的马云,这些企业家将创业初始的苦转变为所需的营养珍馐,养大了自身和企业的格局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